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一打 | 12th Dec 2006 | 一般 | (1074 Reads)

李國威和李國威

     我曾經認識兩個人,他們的名字一樣都是李國威,二人身份性格截然不同,但都是可敬的長輩。

      第一個李國威是我的中學數學老師,是個認真教學的教師。我的理科成績一直都很差,數學經常不及格;初中的成績表上寫著︰「理科欠佳,宜加力學」。高中時候李國威老師開始教我們數學,記得他的講課清楚易明,雖然不能讓我的數學成績突飛猛進,但都及格了,會考更拿了D,是我既滿意又不滿意的成績,滿意的是︰以我的往績,拿D已不錯;不滿意的是︰考卷問題我好像會答八成以上,怎麼只拿D?後來才知普數對理科生是容易之極,要拿「良」應該要九十分以上。

      大半年前在母校校慶晚宴上,見到已退休的李老師,健壯的六十歲,剛去了度假潛水,佩服!我還勇敢地對他說當年他的教學對我很有幫助。

      見到他,也令我想起另一位「良師」,另一位李國威,他是我在出版社工作時的上司。高高瘦瘦的身軀,指間常夾著一根煙,下班後總到酒吧喝一點酒,是個有點哀愁味的文人。他寫詩,也寫散文,出版結集有<只有今生>和<猶有今生>,他的文字情味濃郁,其人也如此。你大概未遇過溫柔的波士,他就是。

      經過數年的共事,從他的身上,感受他對文字的認真和熱忱。後來我離職,他還寫了一封短信給我,是給後輩的叮嚀,我珍藏至今。

     寒暑經過數回,聽得他患病,我獨個兒到瑪麗醫院探他,那個空蕩蕩的醫院走廊,不知為什麼,多年後仍在我腦海中徘徊,但那次我沒有見到他,他已經出院了。

      後來,一個下午,我伏在辦公桌上飲泣,為了他的離世。

       別人對我們的好,我們大概會一生念記,偶然想起,心內會有點莫以名狀的感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