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一打 | 8th Jun 2009 | 生活雜記 | (239 Reads)
她的追悼會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上月,中學同學過世了,她長居美國,受病魔纏繞多年,終於因心臟衰竭逝世。

        當然難過,夜靜時不禁潸然下淚。但是,我們幾個同學搞了個哀而不傷的追悼會。我們憶述少年時的頑皮趣事,也笑了起來。氣氛有點像我自己寫過的理想葬禮。    

       我們很掛念她。她和我們相聚的日子,我們會記念、感謝。

 舊文︰我的葬禮  -->

     一向對禮儀不大注重,畢業禮沒有出席;婚禮簡簡單單,沒什麼接新娘儀式,二人一起出門去註冊處,新郎自己駕車,晚上四席酒,和親戚吃飯。

     但昨晚突然幻想一下安排自己的葬禮,有很多想法。

     不用任何宗教儀式,一來我見過那些道士主 持那些什麼破地獄的儀式,好像有點做秀的樣子,二來我是傾向不可知論,我不肯定也不否定神的存在。

      靈堂佈置方面,本來我想放一張做鬼臉的大相,像愛恩斯坦吐舌那張,最好能令來賓見到想笑,但後來想會不會有人聯想那是恐怖女鬼,覺得害怕,那就有反效果;還是用一張笑容滿面舉起V字手勢的招牌旅遊相片吧,可以的話,加caption︰「一打到此一遊」。

     放點花吧,雛菊(daisy)和向日葵,買個數百塊就夠了。

     也放點音樂吧,Enya那些調子頗合,但不要太大聲,阻擾了親友談話。

       一般的葬禮把椅子直線排數行,常見人們要扭頭和後排的人談話。我的葬禮要改此弊病,我要把一部份靈堂佈置成café 的樣子,放一些鋁質桌子椅子,桌上放幾朵雛菊和一些我的相簿,有飲品、薯片和蛋糕免費供應,薯片是給像我老公那樣不愛甜的人吃的,蛋糕是給像我那麼愛甜的人吃的,蛋糕有三款︰tiramisu、黑森林和什果忌廉,這都是我喜歡吃的,但那時我可吃不了。親友們可邊吃邊談和我一起經過的樂事或糗事,由於氣氛輕鬆,他們開始談起娛樂新聞或相約一會看戲,那也不錯。

     場內設多媒體攤位,一個是寬頻上網,方便親友翻看<閒人花園>;另一個擺放40吋大電視播放我生前的錄影帶,劇目包括<地中海之旅>、<美加兩頭遊>等等。

     來賓不用破費給奠儀,反而得到百元利事一封(金額視乎我的遺產而調節),那是我向各位表示謝意,多謝大家於我在世時和我共處過。加上這最後一招,我相信會帶來口碑,人們會說︰「一打的葬禮不錯哩,有吃有喝還有錢拿,雖然要迫著看她的相片錄影帶和文章,但氣氛真輕鬆,不用假裝傷心,有機會真想多去一趟。」

      最後,最重要的一點,絕對不要瞻仰遺容。我曾經看過爸爸的遺容,那扁塌和塗了粉的面孔和他平時完全不同,那不是我所認識的父親。所以我想大家記得我生前的樣子或者忘記也不重要,忘記了日後反而有想像空間,「呀…一打是什麼樣子的呢,真的不記得呢,會不會像張曼玉或者美琪賴恩呢﹖」

     (說著說著,這葬禮搞起來也頗費功夫,都是在這裡虛擬一番算了,到底人死了很大可能什麼也感受不到,到時麻煩家人就不好了,又或者我比較早去,家裡長者會反對這樣的葬禮呢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