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一打 | 29th Nov 2007 | 旅遊 | (796 Reads)

海豚學堂------海洋公園最佳旅遊點 

 

       想去海洋公園看盈盈樂樂水母已有一段時間了,但不想排隊等候,惟有待熱潮退卻。適逢「哈囉喂」剛過,人潮較少,是時候了——我上週的假日節目就是海洋公園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遊人仍是熙來攘往,但至少不大要排隊。先去熊貓館,四隻熊貓都在睡覺。其中一隻小的,邊睡邊用一隻手蓋住眼,像怕光似的,很逗趣。在傍晚要走的時候,再去看一遍,其中三隻仍在睡眠中,只有在閉路電視機上看到佳佳在內室吃竹葉。想起在四川看到的小熊貓扭鬥嬉戲,那多難得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坐纜車上山,到水母館,第一眼看到的景象很不錯,像一面大牆的缸,數以百計的水母暢游,旋即發現有部分是鏡子的反影,哈﹗

館內十分擁擠,令感覺打了點折扣,而且水母的類種不多,有點兒失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此行最快樂的時刻就是去到海豚學堂,那裡可以近距離欣賞這些美麗的動物,而且很少遊客,連我們就只有四五個,是海洋公園避靜地。



一打 | 16th Nov 2007 | 舊時舊地 | (991 Reads)

smp14

 

       我的弟弟剛滿十八歲就考取電單車牌,買了一輛廉宜的電單車代步,可是,很快便被人偷去,卻原來是一宗「綁票」。有人打電話來要求贖金三千,著我弟到某座垃圾房贖車。我弟不甘損失,到警署報案,警察安排了一個圈套,他們要弟弟在身上用強力膠布黏著錄音機,以錄下罪證,更有警察在現場埋伏,幸運地,非常順利地當場捉了罪犯;不幸的是,那個青年犯是我弟一個疏遠了的同齡朋友,童年時一起玩過,所以知道我們的電話號碼。

        秀茂坪的居住環境惡劣,災難與罪惡與我們為鄰,但是大部分居民都平安地生活,大部分兒童都在溫飽之餘,有很多玩伴一起跳飛機跳橡筋繩玩十字界豆腐,那是快樂的。

        還有一座長長的鐵棚屋,我們叫它做「為食街」,裏面有各種街頭美食,我在那裏吃過的車仔麵,一個粗麵加豬紅豬皮豬腸韮菜,之後找不到更美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秀茂坪生活了廿五年,對人生的體會多少受到它的歷史所影響,有一男一女替我動聽的說了出來。     

       Ethan Hawke(伊頓鶴健)在電影(不朽真情)說過︰「人生是連串的不幸與死裏逃生,於是我在生活細節中找樂趣,例如一個芝士漢堡便不錯;欣賞下雨前十分鐘的天空……」(此片導演為著名喜劇演員Ben Stiller)   

         張愛玲︰「細節往往是美和暢快,引人入勝的,而主題永遠悲觀。一切人生的籠統觀察都指向虛無。」 

       後記︰秀茂坪下邨所有八層公屋都拆卸了。我的舊居,唸過的幼稚園和小學都已拆掉。舊日足跡,難再尋覓。一九九七年,這個地方新建了漂亮的居屋,名叫曉麗苑。可惜,最近在尚未拆卸的秀茂坪上邨(十六層公屋)裏,一名十五歲少年被十多名童黨活活打死。現實有時叫人無言以對。

(全文完。上文經少許刪節。照片經轉載再轉載,來源不詳,謹此致謝)  

 


一打 | 14th Nov 2007 | 舊時舊地 | (2522 Reads)

1967

 (1967年的秀茂坪,上秀茂坪尚在建築中)

 

<災難.罪惡.車仔麵—— 記秀茂坪> (中篇)

        秀茂坪分上中下邨,共四十多座,我當時住下邨十座,樓高八樓,住宅單位內並無廁所,廁所設在每層樓中間位置,兩伙人合用一間,各自有鎖匙。我在十多歲時,有一次上廁有人大力拍門,我以為是鄰居,我大叫︰「有人呀﹗等等﹗」那人還是拼命打門打了好幾分鐘,我便準備出來,剛打開門縫,見到一個青年拉下褲子,原來是個露體狂,我即刻關上門,拍得要死,一邊大哭,一邊大叫,我的家雖然比較近廁所,但是家人正在打麻雀,儘管我大叫救命,也沒有人聽到,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,我戰戰兢兢透過門縫望出去,那人已走了,我才敢一邊哭一邊回家。    

        七八十年代秀茂坪是著名的罪惡溫牀,雖然及不上九龍城寨,但相信可與慈雲山齊名。聽說晚上時有飛仔打架、公廁有黑社會販毒……我遇上的只是一個少年露體狂,那該是不幸之中的大幸;而我弟弟遇上的,究竟是否更不幸呢?很難說。

 


一打 | 9th Nov 2007 | 舊時舊地 | (1456 Reads)

前言︰ 很久沒貼文了;最近在網上和鄉里話舊時,和他們分享了這篇拙文,也在這兒讓大家看看吧。此文寫於1997年,原載於<環頭環尾私檔案>。

災難.罪惡.車仔麵—— 記秀茂坪 (上篇)

Picture
       「我們不會再這樣相愛……」

      我那心愛的收音機正播著這首災難電影主題曲——”We may never love like this again”,那是一九七六年八月二十五日的早上,暑假將盡,無所事事的我,早上起床後便聽音樂,隨意走到窗前看雨景,赫然見到對面第九座鄭興隆米舖前有一個女人跪在地上,發狂似地不斷叩頭,還有些人在她身旁走來走去,像是叫喊著什麼。

      那是災難發生之後的兩三分鐘吧。

      四年前同區的雞寮六一八雨災慘劇活埋了七十一人,想不到山坭傾瀉此刻在我眼前發生,看到那個可憐的婦人時,我仍大惑不解。鄰居走過來,叫我們一起走到樓梯口,從那個角度可看到大堆山坭傾瀉在第九座與十五座,沙坭堆到二樓那麼高。

      那個婦人相信是米舖老闆娘,她的五個兒女全被活埋。前舖後居的一家人,夫婦在舖前工作,子女在後面吃早餐,屍體掘出後口中還含著麵包,連吞下或吐出的時間都沒有,死神下手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 秀茂坪山坭傾瀉慘劇奪去十多條性命,那次我從遠遠的見到港督麥理浩,他來巡視災場。他不像彭定康,不會隨便上街飲涼茶,那時的平民百姓如果不是獲頒好市民獎之類東西,見到港督大槪不是好事。

     其後港督好像沒有再來秀茂坪了。那算是好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