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一打 | 28th Sep 2007 | 一般 | (738 Reads)

昂山素姬

Picture 

        她的名字譯得那麼好,既有堅毅昂揚,又兼素雅秀麗。

        緬甸的民主領袖昂山素姬,出生於革命家庭,父親昂山將軍為爭取緬甸獨立,被人暗殺,那時素姬只有兩歲。

         她長大後到英國牛津大學讀書,修讀經濟、哲學與政治。她雖然和英國人Michael Aris結婚生子,卻不選擇在英國過快樂的家庭生活,因為回國照顧患病的母親,她留下來參政。

        緬甸在國際壓力下,不情不願地在1990年舉行大選,昂山素姬領導的政黨大勝,但軍方政府推翻選舉結果,不然,昂山素姬該是國家總理。

       1991年她獲頒諾貝爾和平獎。為爭取民主,十多年間多次被軟禁,如果她接受驅逐出境,是可以換來自由的,但她堅決留下,以繼續她的民主夢想。 

        最近在緬甸的袈裟革命,令人感慨良多。 

        香港的葉太劉太都說是在爭取民主,問題是2012還是2017? 昂山素姬和緬甸人民要爭取民主的路,難走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 當葉太擔心自己笑得不夠人漂亮,努力找專家改善形象之際,但另一方面誇示自己比對手年輕十年零七個月;她應該看看六十二歲的昂山素姬,看看真正的勇氣和良心是怎樣的,看看從政的重點為何。


一打 | 18th Sep 2007 | 郊遊 | (472 Reads)

從登山到登天     

      上週六,農曆八月初五,爭秋奪暑之際,「暑方」大勝,我被「秋老虎」咬傷了。     

       還記得週初,涼意襲襲,心想可以燒烤了,還可以遠足了,又可以去近距離賞山。人同此心,果然朋友們也宣告遠足季節開鑼,邀約週六到上水烏蛟騰行山,登馬頭峰,據說行程不算艱難。我雖然察覺近數日天氣回熱,氣溫預告最高達攝氏31度,超過我自訂的遠足可接受溫度,但實在想舒展筋骨,於是違背原則,上山去。    

        這次的路俓樹蔭不多,沿途都是烈日當頭,大部分朋友都說今天太熱了。走了一個小時左右,同行有一家三口,因為怕小朋友辛苦的關係,決定折返,他們還把水留給我們,太好了,我因為只帶了一公升水,當時已喝了一半。     

        我們繼續行程,路上很多砂石,也要步步為營,雖然很累,但也覺得可以捱下去。當時朋友帶有溫度計,原來在暴曬下的山頭可以高達攝氏45度,後來更知道當日空氣污染指數極高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走了差不多三小時,我開始喊辛苦。上到一處山坡,我突然感到暈眩,眼前花白,朋友都來扶著我,我辛苦得要命,事後他們告訴我我的口脣都發白了,拍我面頰,我也沒反應,我後來也不記得這些,我想我是有一兩分鐘是半昏迷了。他們替我搧風降溫,又讓我喝水。我以前也試過兩次輕微中暑,休息十分鐘就沒事的,不過這次可能稍為嚴重一點。     

        朋友決定報警了,在他們和飛行服務隊通話之時,我開始復原了,我說不用叫他們來,我休息一會便可以繼續行,但朋友認為大家水源已盡,我未必能應付,於是我們一起等直昇機來,救護人員來到把我和另一個不適的朋友先後吊上直昇機。從前在電視上看到的新聞片段,竟發生在自己身上,半吊在半空中的感覺實在難以言喻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 對於救護人員的援助,我當然是感謝,但他們卻忽略了我的同伴,他們原本應承留下食水,但卻忘掉了,幸好他們走了不夠半小時便到目的地,且有其他朋友買水給他們喝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隨著轟隆轟隆的直昇機響聲,不旋踵便抵達東區醫院,像電視劇ER的情節那樣降落在天台,想不到的是︰一出升降機,閃光燈在我頭上猛閃,咔嚓咔嚓不停,我即刻蒙著頭,那刻好難過,病榻上的「慌」容,當然不想見報,幸好後來沒有在報章刊登出來,但是網上新聞也有略略報導一下。    

        醫生為我測心電圖、驗血、吊鹽水,報告出來後,醫生說我主要是缺水,並無大礙,我可以出院了,又像沒事人一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這次中暑的經歷除了肉體上的痛苦外,心靈上主要是寫著一個「愧」字,我覺得為別人帶來不少麻煩,那個「」字簡直是36級的粗克體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 但是,朋友們都不嫌棄我,說將來再叫我一起行山。我會的,我會抖擻精神、備足糧水,在晴朗並涼快的一天出發。

 Picture

「出事前」所拍的照片,煙霞滿佈,空氣質素實在差。    

 

後記︰翌日泰國空難,死傷枕藉,益顯個人瑣碎「瘀事」毫不重要,垂頭喪氣實在無意義,應該抹去羞慚,汲取教訓,再出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