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一打 | 30th Aug 2007 | 笑一笑 | (678 Reads)
唸錯、犯錯
正經八百的新聞報導員,也有趣怪、逗笑的一面。
看看無線新聞主播黃大鈞唸錯稿後的表情,很好笑。
其實不留心聽,可能聽不到錯處︰他把「紫外線指數係六,強度屬於高。」讀作「紫外線指數高,強度屬於六」。
當我犯了錯,有時會耿耿於懷,我便勸解自己︰人人都會犯錯,當作教訓,然後放輕鬆吧。以後,在自己為犯錯而懊惱時,這段片該可引自己一笑。所以說,你以為負面的事,通常也有它的作用。

一打 | 14th Aug 2007 | 旅遊--肯亞 | (1362 Reads)
大象與象人  非洲草原觀獸記 之二
肯亞第一站:
瑪莎瑪拉動物保護區-------- 下篇 

    在帳篷中酣睡了一夜,吃過早餐後,便開始行程。我們先參加一個自費行程,以10美元參觀土人村,他們表演歌舞歡迎我們,然後讓我們看他們的房子,是用牛糞和禾草蓋建的,蓋房子的工作是由女性負責的;小小的屋內有一廳三房,約200呎,廳中有火坑,父母住一房,小孩住一房,另一在門口的房間是讓小牛棲身的,我想他們的客廳算是在屋外,休憩的地方可大。那兒的小孩看上去都健康,但面上留著鼻涕眼垢,所以惹來一臉蒼蠅。

Picture  

土人替我們照相﹗     

      離開村莊,再度進入保護區,不久,見到一個大象大家族,大大小小有三十隻之多,大象皮皺皺的,但樣子實在可愛,司機兼導遊說大象的右耳就是非洲地圖,看看真有點像。不過牠們也有兇惡的時候,後來我們遇到一個動物管理員,外號Elephant man’(象人),不是因為他的樣子而得名,而是因為他的遭遇︰他曾在一次野外工作上受到大象襲擊,弄致穿腸破肚,住了醫院七個月,到現在仍有餘悸 

      非洲五霸是獅子、大象、水牛、犀牛和花豹。我們這兩天已看了四霸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「動物大遷徙」我們就遇不上了。每年非洲東南部進入旱季時,數以百萬計的角馬和斑馬都會橫渡拉河,進入肯亞大草原覓食,但是今年因為七月初坦桑尼亞下了一場大雨,動物也不急著北上,據說到了八月才開始遷徙。 

      中午我們在野外午餐,餐盒有鷄髀、三文治、薯片和水果,味道一般,但在非洲大草原的樹下進餐,坐在橫放的樹幹上,看著螞蟻爬上果汁瓶,感覺很有趣,別有風味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 其後我們到河邊看河馬和鱷魚,河馬的數量很多,有二三十頭,但鱷魚只看到一條。河馬浸在水中,好不舒適,別看牠們笨笨的,牠們可以跑得很快,時速48千米,但不可以跑得很久。     

     晚上回酒店吃自助餐,其實全程都是如此,因為路上能招待遊客的餐館很少,在酒店吃,大槪是最好的選擇。 


一打 | 3rd Aug 2007 | 旅遊--肯亞 | (1497 Reads)
非洲草原觀獸記
肯亞遊第一站:
瑪莎瑪拉動物保護區-------- 獅子篇
從肯亞首都奈羅比(Nairobi)出發,坐了五小時的車程,不是普通的車程,過半路程都是爛路,上面一個又一個的大洞,人被拋得上上下下,五臟六腑像洗衣機內的衣物,有時要緊握扶手才可平衡。
我們這團一行十二人,分乘兩車,辛苦良久,終於到了瑪莎瑪拉動物保護區(Masai Mara),經過登記的閘口不久,想不到,很快便見到一頭獅子,牠竟然躲在團友的車子後面,因為那裡有遮蔭,我們駛近,牠便慢慢走開;牠動的時候,我真有點害怕。
其後在兩天的動物追蹤(game drive)中都見過四五次獅子,且有不同場景︰一回是樹下六隻大小雌獅,旁邊有一隻斑馬屍體,被牠們吃得七七八八,只剩咧嘴的牙齒、骨頭和皮毛,還有一隻獅子在吃呀吃,嘴邊滿是血跡。另一次也是牠們與食物,是水牛(buffalo),吃了一半的牛扒,在牠們十米之外,團友打趣說誰敢下車拖走那塊肉。
最後那次像大新聞一樣,聚集了十來廿輛採訪車(其實是遊覽吉普車),看著路旁一隻獅子,正在伺機捕殺一隻羚羊,兩者相距三四十米,羚羊雖然站著背對獅子,但不時回望,敵不動我不動,獅子則伏在地上,等待時機,氣氛緊張,過了七八分鐘,羚羊突然跑開了,不是向前,而是拐彎跑回遠處的同伴中,獅子只是慢慢站起來,可能覺得追不到,沒有追上去,大團圓結局,散場了。
不過,全程六天都沒有見過一隻雄獅,後來在餐廳遇到一印度人,他看到三隻雄獅,讓我們的團友看照片,令我們有點羡慕。
回到保護區內的酒店(Fig Tree Camp),環境很特別,酒店前有一條河,像護城河;房間是獨立的帳蓬,沒有門鎖,電力熱水要到傍晚六時才有,非常原始的感覺。我們在裡住兩晚,這兩天都是在這保護區看動物。


獅子和牛扒
Fig Tree Camp in Masai Mara, Keny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