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一打 | 15th Feb 2007 | 談談情 | (2305 Reads)

        從來都認為世事不少都是「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」,別人覺得感動的事,我很少覺得可笑,頂多是不感動、不理解,因為別人也會對我的看法不認同。但是,這一次,我真的想笑。  

      最近網上沸沸揚揚談論一篇文章,是亞洲電視新聞女主播張慧慈在"頭條日報"專欄內寫出她聽過最動人的情話,論者認為張實在是「港女經典」,我看過這篇文章後,只覺得女主播很好笑,那個女性雜誌記者更好笑(如果主播形容的是真的) 

        你看後覺得感動,不妨留言告訴我,加強我對「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」的體會。

  Picture
 主播看世界——愛的承諾
2007212
   有女性雜誌希望我在情人節前,分享人生最動人的情話。原以為這是很容易應付的訪問,結果我想了半天,才能找到答案。         我年少時愛看愛情小說,要到大學時期才初嚐戀愛滋味。有次我問初戀情人﹕「有朝一日我們結婚,你會將所有收入交給我嗎﹖」他想也不想便答﹕「不可能﹗你的(錢)是你的,我的(錢)是我的,家庭開支到時各自分擔。」
   聽到他的答案,心裏忽然有把聲音跟我說﹕「此人嫁不得。」我想,錢財身外物,連金錢也可以分得那麼清楚,仍然要有所保留的話,將來他要隱瞞的事還有很多。  
  後來,遇到第二任男友,拍拖數月後我也問他同一條問題﹕「他朝有日我們結婚,你會將所有收入交給我嗎﹖」男友答道﹕「好的﹗拿去吧﹗」那時他的收入是我的兩倍,結果我們拍拖半年就決定結婚,今天我們的婚姻已踏入第十年。   
       我把這個故事說給那雜誌的女記者聽,她沉默了一會,過了良久才激動的跟我說﹕「你的故事……他說的情話……真的很特別……實在令人太感動。」我看到她反應那麼大,便順道的問﹕「你有沒有拍拖﹖」她說﹕「還沒有。」接她又問我﹕「你丈夫真的把所有收入交給你嗎﹖」我答﹕「是的﹗」她又開始哽咽。  
  情話可以很甜蜜,卻不一定能夠兌現。若有人肯為你毫無保留地付出所有,那麼你還在等甚麼﹖
  張慧慈

     作為讀者的我,有五個疑惑:

1.  一個女子要求男子交出所有收入,男子不允,女子認為對方太重視錢財,她不是比他更重視錢財嗎?

2.  那男子會否同時想︰「此女娶不得」?

3.  張小姐談情時是否在腦中內置金錢計算機呢? ------「那時他的收入是我的兩倍」

4. 那個女記者的沉默是否因為她實在大惑不解呢?

5. 女記者其實是在忍笑,被張誤為哽咽呢?  


一打 | 8th Feb 2007 | 一般 | (1143 Reads)

深水埗周末行

     大型商場逛得多,會生悶,於是去深水埗鴨寮街一帶走走,沒有什麼想買,純粹蹓躂看看。  Picture    首先看到的是深水埗警署,是香港香港三級歷史建築,與油麻地警署同為九龍區最古老的警署,外表還挺簡單樸實的 Picture 

    當然還有不少舊樓,那些在行人路上有石柱支撐樓底的建築物,還有特別的商號名稱如綑條廠、鳯眼等等,都是和製衣有關的,饒有趣味。

Picture

 

    店舖的小孩向外張望,看看熙來攘往的街道,他不知道自己的綠衣紅褲和黃閘配襯得多絢麗,旁邊的大概是祖父吧,心忖這人怎麼拍我的孫子?

     本來想吃馳名的容記小炒王,以為已接近三時,可以不用排隊,但卻是休息時間,轉投「油渣麵」的懷抱,但實在擠擁得很,唯有隨便進一間車仔麵,名為「不吃不可」,當時對我們來說︰其實是「無可無不可」,食物質素還可以;但去了洗手間,內無廁紙,原來櫃位有售紙巾,盛惠三元(比市價貴五成),問為何不備廁紙,予人方便,答謂本店並不供應,他們已設鎖匙關卡,杜絕外人濫用。一碗二十多塊的車仔麵,利錢不少啊,還要那麼吝嗇,賺到盡!算你狠! 

    下次再來深水埗,要另找一間好的食店,吃一頓好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一打 | 1st Feb 2007 | 駕車手記 | (585 Reads)
    很多人說香港公路上有很多狂躁司機,前我就以為遇到一個,那時剛從吐露港公路轉入大老山公路不久,發覺被人用高燈照著,後面跟著一部車子,我望望錶板,時速九十,雖然我走的是快線,但也不是過份慢吧!那時真有點氣,不過,很快就到了隧道,也看不到那輛車子了。 

    後來發覺有些車是用白光車頭燈的,那樣,疑點利益歸於被告,他可能不是故意用高燈炫人眼目,我也不再怪他。

     最難受的一次是在家的附近練習泊車,那兒比較少車,那時有一輛車來泊在我後面,那司機很大聲地批評我阻礙他,不料站在路上監察我的 K聽到了,便和他吵了幾句,那司機的太太走過我的車時,向著我兇巴巴的大罵︰小心啲呀你!  

   其實,我也遇過不少友善的司機,月前在宋皇臺道,左線被停泊的貨車阻擋著,我要切線才能前進,右邊有一輛白色辣車,像是evolution之類吧,那司機揮手叫我入線,讓我很高興,香港的馬路也有禮讓這回事的。

   

 (閱讀全文)